首頁>資料> 淺析2017上半年中美關系
資料

淺析2017上半年中美關系

打印字號:

     卞  慶  祖

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后,對華表態開始克制,對華務實一面上升。經過雙方共同努力,“中美關系回暖”,出現了可喜變化。兩國關系幾個月來雖取得新的重要進展,但仍面臨挑戰,有不少懸念。

 一,穩定了中美關系,穩住了特朗普

 1,特朗普對華態度“戲劇性”的變化 

 特朗普在當選美國總統前激烈批評中國,頻頻發表反華言論。在臺灣和南海以及中美經貿摩擦等問題上,對中國核心利益的表態強硬,動靜鬧得很大,給人以兩國關系面臨“黑云壓城城欲催”的印象。但是他在1月20日當選后“大規模地修正”了對華態度。印度媒體甚至說,出現了“180度大轉彎”。2月1日特朗普之女伊萬卡前去中國駐美使館拜年表達善意,女婿庫什納同中國大使進行深度交談。2月8日特朗普致信習近平主席感謝習主席祝賀他就任總統。2月10日特朗普同習近平通電話,表示相信兩國作為合作伙伴,可以通過共同努力,推動雙邊關系達到歷史新高度。3月18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首次訪華,主動表示“美方愿本著不沖突不對抗,相互尊重,合作共贏的精神發展對華關系”。這是美國高官第一次公開使用中國提出的這樣表述。      

隨著進入白宮,特朗普逐步吸納美國社會的主流意見,表現了穩定中美關系的意愿,對中國的認識比前全面。他調低與中國摩擦的調門,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有所擱置和克制。特朗普與習近平通電話時,強調“美國政府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”。他4月表示中國“不是匯率操縱國”,不再提45%的關稅。5月達賴集團提出與特朗普會見,遭到婉拒。美國政府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。特朗普新政府在頭幾個月里,三次拒絕美國海軍提出的南海“自由航行行動”。美國政府的意識形態較前相對淡化,特朗普是歷任美國總統中最不重視意識形態的。半年來,中美關系經歷了一段跌宕起伏的時期。

 2 ,中國展示戰略定力,主動塑造特朗普建立長遠中美關系

面對特朗普在美國大選期間在臺灣等問題上的“咄咄逼人”,中國一方面在有關國家核心利益問題上堅持原則,嚴正指出“一個中國”是發展中美關系的政治基礎,如果這一基礎受到干擾,中美關系發展和兩國重要領域的合作就無從談起;另一方面采取了冷靜觀察的態度,低調應對,不放狠話,耐心溝通,表現了戰略定力,很好地把握了特朗普的個性。同時,對“毫無從政經驗”總統進行知識補課,主動塑造特朗普。習近平對特朗普說,“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好,卻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壞,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選擇”。特朗普表示完全贊同,贊揚“我們的關系不同凡響”。中方還靈活地與對中美關系有重要影響力的伊萬卡夫婦接觸深談。英國BBC文章說,包括“結交親友”“適時高層交流”在內的中國對“特朗普策略初見成效”。

3,兩國關系走出“低開”,比預期的要好 

中美關系在特朗普上任后趨于穩定,似“開局良好”。中美元首會晤來兩國關系“在升溫”,不僅氣氛良好,而且在不少方面開展了實質性的合作。美國政府開始正面評價與中國合作的作用,建立起與北京全面溝通的機制。美國明顯轉向傳統的外交政策,“在與中國有共同立場的課題上,與中國繼續展開密切合作”。中美逐步回歸到在能達成妥協的領域進行合作的現實主義路線,兩國在擴大合作和管控分歧等方面都有積極表現。雙方雖在不同問題上仍存在分歧,但基調是以合作為主。反對朝鮮擁核既是中美兩國的共同利益,美國又需要中國的合作。實際上,中美之間在朝核問題上的協調合作是在擴大加強。在反恐和中東穩定等問題上,中國也都幫得上忙。特別突出的是,美國新政府上臺不到三個月就實現了中美元首第一次會晤,兩國領導人就中美關系和共同關心的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,達成了多項重要共識。還確立了四個高級別對話機制。特朗普愉快接受了訪華邀請,并表示期待盡快成行。中美元首會晤舉世矚目,為下階段中美關系發展定基調,定方向,定框架。7月8日習近平在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后與特朗普會見,這是中美元首今年第二次會晤。習近平指出,自海湖莊園會晤以來,雙方推動兩國各領域交流合作取得新進展。特朗普表示,當前中美關系發展很好。美方愿同中方拓展各相關領域的對話和合作,在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保持溝通協調。

二,中美關系仍面臨挑戰,還有變數

1,特朗普特立獨行,是“交易型總統”

特朗普特立獨行,“重視利益交換與實際效果”,不大在乎“說變就變”,因此對華立場不時搖擺。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沃理森撰文說,“特朗普不是想法驅動而是交易驅動。你無法通過之前工作來預測他今后的政策。” 他行事方式是交易談判,被稱是“交易型總統”。例如,他表示如中國對朝鮮施加更大壓力,美國就會在貿易問題上減少對中國壓力。他說為鼓勵中國在阻止朝鮮發展核導上“幫助美國”,“美國在貿易協議上吃點虧是值得的”。當下,特朗普對華戰略不清晰,仍在變化之中。特朗普現處在“輕率表態-補充觀點-重新表態-可能再輕率表態-再度補充認知”的螺旋式循環之中。如頂不住美國保守強硬派和美軍的壓力,他就有可能在對華態度上發生變化。美國希望中國在朝鮮無核化問題上“承包”和“多扛些”,這是期望過高。如果朝鮮問題的發展達不到美國的期望,特朗普在涉及臺灣和南海等中國核心利益問題上可能對華示強“報復”,反倒損害兩國關系。特朗普個人性格是中美關系的不確定因素。

2,美國政府執政團隊問題多多

特朗普執政半年來并不順利。不僅共和黨與民主黨勢不兩立,特朗普與共和黨建制派也有裂痕。美國主流輿論與他對立,情報部門與他過不去,政界和學界與其關系也很僵硬。有學者稱特朗普是“三無總統”:無團隊,無政策框架,無戰略共識。美國新政府大批重要高級崗位空缺,至少在今年上半年,新政府需要任命的4100個官員(其中1200個需要國會確認)無法全部到位。美國政府內部在不少問題上缺乏共識,大的戰略政策尚不明朗。美國防長馬蒂斯在今年香格里拉會上演講時,仍沒有明確闡明全面完整的美國亞太政策和戰略。美國對華政策也沒有定型。有的美國主流媒體和學者認為,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對華政策只是“權宜之計”。甚至批評說美國“單方面作出諸多讓步”,而“讓中國過去半年收獲頗豐”。目前美國國內政治博弈異常激烈。如美國“亂象”得不到有效控制,它對美國內政外交可能產生負面影響。所有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影響美國未來政策的走向。另外,雖然特朗普的女兒女婿庫什納夫婦在中美關系中發揮了重要作用,但這是一把雙刃劍。他們“不規范”的參與可能引起國務院和國防部等政府部門的不滿,從而造成內部分歧和矛盾,使中美關系變得不穩定。

3,幾個可能有沖突的問題

朝鮮核問題可能會是中美關系新的摩擦點。美國把中美之間的經貿問題與朝核問題聯系“掛鉤”,指望把解決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的希望寄托在中國身上,并把它當成用“一中原則”做交易的籌碼之一。美國聲稱“必要時會使用軍事力量”,而中國反對對朝動武。無論美國把責任推到中國身上,還是美國對朝軍事打擊,都會給中國帶來嚴重挑戰和安全威脅。

兩國經貿摩擦難平息。美國政府內部的保護主義派和溫和派分裂嚴重。美國對中國防范心理強烈,中美貿易談判十分艱難,關鍵是不能升級為貿易戰。中美之間3,000多億美元的貿易逆差,不可能在短期內抹平。
南海分歧矛盾猶存。南海問題在“平靜”了幾個月后,美國戰略轟炸機和偵察機再三到南海挑釁。繼美國《杜威》號導彈驅逐艦闖南海,7月2日美軍《斯坦塞姆》號導彈驅逐艦擅自進入西沙群島領海。美軍高官還表示,美軍要在南海進行更多巡航,將年均700天增到900天。

臺灣問題仍是美國的“牌”。美國雖表示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,但大力提高美臺關系和與臺軍人交往的級別。美國參議院煽動美國“軍艦停靠臺灣”。特朗普政府6月30日宣布了首宗對臺14.2億美元的軍售。特朗普手中對華的“牌”減少和失效時,其在臺灣和南海問題上態度和政策會有變數。

總的看來,中美關系“仍是總體穩定”,中美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。兩國經濟上的相互依存關系越來越密切,在不少重大國際和地區性問題上都開展合作。雖然中美之間仍然存在結構性矛盾和在一些重大問題上的分歧,但是中美關系會保持平穩發展的勢頭,中美之間的合作與競爭的基調和方向也不會改變。當然應該看到,由于特朗普整個任期對華政策路線不能說已經確定,近來美國又有一些對華不友好行動,兩國關系受到“消極因素”影響,因此我們要謹慎冷靜地“看”,清醒評估美國對華政策和中美關系的發展趨勢,還要有應對曲折起伏的思想和準備,未雨綢繆。
    

2017年7月10日

 

作者為外交部主管的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,全國對外友協前秘書長

上一篇:親歷韓敘大使與老布什的友情 下一篇:習近平出席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...

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 版權所有京ICP備案05087056號

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臺基廠大街一號 郵編:100740 聯系電話:010-65122474

聯系我們 公告通知 視頻 資料 榮譽獎項 出版物

历史六合图库